合肥满博士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欢迎您!

13505514318

满博士申论面试热点——现在医生越来越依赖仪器检查,你怎么看?

发布时间:2018-09-25 浏览量:97

满博士申论面试热点——现在医生越来越依赖仪器检查,你怎么看?


问诊不到三句半,医生就埋头开检验单,病人变成了被各种化验单、检验报告堆砌而成的“电子病人”。“先做几个检查,然后开药方”成了一种诊疗模式

血常规、心电图、B超、胸透、CT、造影、核磁共振……医院里,患者或家属手举一大堆检验单,提着装有胸透、CT片的袋子奔走在各个楼层,一项挨一项排队等待检查的景象,我们熟悉且厌倦。

随着高科技的不断发展,先进检验仪器的确帮助医生较早发现了很多“看不见的病变”,然而,一旦对仪器过度依赖,有些医生就会将听诊器束之高阁,问诊不到三句半就埋头开检验单,甚至出现看病只靠仪器说话的情况。如此一来,病人变成了被各种化验单、检验报告堆砌而成的“电子病人”,“看病贵”越来越明显;同时,医生也会疏于思考,有碍医术水平的提高。

在开每一张检验单前,医生是否问过自己:“这些检查真的需要吗?”如何走出“先做几个检查,然后开药方”的诊疗模式?

高科技有时也靠不住

38岁的冯楠提着装有核磁共振检查结果的袋子,一脸的茫然和疲惫。失眠已困扰她整整两年。彻夜不眠,经常让她头昏脑涨,有时还会呕吐。排了几个小时的队,她终于挂上了一家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的专家号,可是医生没问几句就给她开了一张核磁共振检验单,告诉她“先排除一下脑部问题,看了结果再说”。听说她总想吐,医生说:“最好去消化内科做个检查。”

两年间,冯楠辗转多家医院,至少看了四个科室,CT、颈部彩超、核磁共振做了个遍,却都“未见明显异常”。“医生刚才看了我的检查结果,又说各方面正常。可我确实每天晚上都睡不着,这叫正常吗?”冯楠说,至今没有一个医生为她做出全面明确的诊断,“他们好像只关心我的检查结果,并不关心我的痛苦。难道一定要脑部长了什么东西,才能给我治?”

有时候,高科技是会“骗人”的。

一名便血的病人经过多种仪器检查,都未得出结论,病历最后被送到一位著名的外科专家手中,这位专家看完病历再仔细问完病史后,采用了最简便易行的直肠指检法,便得出了初步结论:直肠癌。“先做几个检查,然后开药方。”这几乎是现在一成不变的诊疗模式。不但医生习惯于此,病人也觉得很正常。许多检查需要提前几天预约,各个检查室门口都排着如长龙一样的队伍。68岁的张奶奶说:“我和老伴每年都要复查一次脑部CT,看看血栓有没有复发,医生不开检查单,我们就不放心。”有人告诉她:“做CT对身体也有伤害,您知道吗?”张奶奶说:“啊?这个不知道,医生也没说过。”“检查一下放心”是很多医生开检验单的理由。殊不知,过度依赖检查设备,不但会增加病人的经济负担,还会对病人身体造成伤害,甚至导致悲剧发生。据河南《东方今报》报道,2010年11月5日,河南南阳市40岁男子孟德营感觉胸闷、胸疼,怀疑自己患有心脏病。赶到医院就诊,医生开了验血、彩超等几张检查单,让他“检查后再说”。结果,不幸的孟德营猝死在彩超室门口。

过度检查成严重危机

“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,医生越来越依赖各种检查设备,CT与B超随手就开,‘望、触、叩、听’成了传说。”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副院长、中国医院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黄钢说。

对这种变化,很多医生都深有感触。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胡大一曾表示,一些医生忽视了最基本的东西,依赖尖端技术解决常见病,把疑问留给了精密仪器。南京医科大学博士生导师、无锡市第二医院院长易利华则认为,有的医生只看病不看人,只相信机器检查的数据,不听病人主诉。香港著名外科医生钟尚志在其著作《刀下留人》中,回忆起学医时每天反复练习诊断程序的时光。当时,那些严格缜密的诊断步骤熟记于心;现在,他的听诊器却和其他医生一样束之高阁。钟尚志不禁反思,作为医生的自己是不是丢失了什么?

不仅中国如此,全球医学界普遍存在这个问题。美国医学界就曾经表示“过度检验和医疗,是最严重的危机”。2010年3月10日,美国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刊登了一项研究,指出在接受冠脉造影检查的美国人中,有1/5是“非必须”的;事实也证明,这些人中,有近2/3“未发现明显异常”。

很多人觉得,CT、造影等检查无害,可以随便做。事实上,很多检查成本高且创伤大,可能给病人带来永久性伤害。胡大一指出,做一次心脏冠状动脉CT检查,放射线量相当于拍750次X线胸片,这对一些并不需要做CT检查的年轻人来说,不但起不到作用,还会浪费医疗经费,甚至带来癌症风险。

为什么医生越来越依赖检验仪器,以至于造成过度治疗?

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内分泌科邱明才教授分析:首先,有些年轻医生急功近利,又普遍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,过度追逐利益。当然,这也与医疗体制的趋利性有关。近年来,很多医院盲目展开“医疗设备竞赛”,贷款购买先进医疗设备。有数据显示,2000年至2009年,我国医疗器械行业市场规模增长近6倍。2010年,该行业全年累计实现利润总额近115亿元,同比增长20%左右。仅北京一个城市CT设备的拥有量就比全英国都要多。为尽快收回成本,有些医院将科室和医生的奖金直接与开出的检查单挂钩,所以出现了“滥开检查单”的现象。此外,目前对医院院长的考核,也多以医院每年的收入为指标,导致医院之间相互攀比。处在这种不正确的评价体系内,医院不得不大搞创收,多做检查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其次,客观上来说,大型医院的病人太多,医生没有时间仔细问诊。不少医生半天出诊要看六七十个病人,确实顾不上详细听诊、触诊等。

最后,有些医生的专业知识和临床诊断技能不足,只能靠设备“帮忙”。另外,医患之间缺乏信任也助长了检查设备的滥用。据了解,目前我国处理医疗纠纷时,法律上规定举证责任倒置,也就是说,医生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所以,为了避免产生医疗纠纷,一些医生抱着“宁可多做也不漏做”的态度,把“检查结果”作为有力证据。还有的医生越来越把医学当成是生物技术学科,存在“科学主义”和“技术至上”的观念,由此对仪器产生“崇拜”。当然,有些患者也存在对先进仪器盲目“崇拜”、主动要求做不必要检查的思想,这些都是导致医生依赖先进仪器的因素。

区分必要和不必要的检查

高科技的检验仪器是现代医疗的巨大进步,很多疾病通过检验结果得以确诊,不少关键结果是诊断的“金标准”,所以,有些检查是必须要做的。胡大一表示,“过度治疗”有时很难避免,因为医学中存在大量未知领域,很多疾病的具体原因不清楚。比如90%的高血压患者,医生都说不清患病的具体原因。为对患者负责,一些医生会把检查的网撒得大一些,力图捞到疾病“这条鱼”。

如此看来,区分必要和不必要的检查,是当务之急。胡大一认为,医生给患者看病的基本流程应该有这五步:

第一,详细询问病史;第二,物理诊断,即“望、触、叩、听”;第三,用一些基本技术检查和诊断疾病,比如做心电图、拍胸大片;第四,让病人做无创伤性辅助检查,比如做运动平板测试、超声心动图检查;最后,才是让患者做CT、冠状动脉造影等成本高且有创伤的检查。

胡大一说:“对经验丰富的医生来说,通过前面四个步骤就能诊断大部分疾病,最后一步并非完全必要。”“一个医生的水平高低,可以通过化验单的阳性率看出来。”邱明才认为,好的医生应当尽量做到一查一个准。

据了解,卫生部门对一个医院的检查项目进行督察,以CT检查为例,阳性率必须达到60%以上,也就是说,该院全体医生在某一时段开出100个CT检查单中,必须有60个以上的患者是阳性(检查结果显示确实存在问题),否则就有过度检查的嫌疑。

这意味着医生在开检查单前,要仔细考虑病人做这样的检查是否有必要。邱明才说,医德很重要,医生一定要在开检查单前,把情况详细告知病人,让病人享有知情权。此外,改革医生工资分配也十分有必要。适当提高医生收入,可避免为了个人效益而过度检查。

国外在这方面的一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。据介绍,欧美国家的社会医疗保险体制比较完善,病人看病由保险公司出钱,因此他们要审核每个医生所开的检查单和处方,如果不合理,保险公司不会把钱付给医院。日本同样存在这样的第三方监管机构,当他们发现某个医生开出的医疗费用过高时,就会进行调查。一旦发现问题,相关医生会被终身禁止行医。目前我国医保制度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,但还需要不断积累经验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首席专家李佛保曾提醒年轻医生,在治病中,安慰学要占到40%的比例。每天查房时,他先问病人:“昨晚睡得好不好,哪里痛?”在他看来,现代医学看似高级,其实并不如大家想象中那么好、那么准确。“拍片子不知道病人的痛苦,验血不知道病人的温度,做CT不知道病人哪里麻木,做核磁共振不知道病人的肌力,而做PET-CT(核医学检查,主要是防癌检查)更是见人不见心。”

触诊--医生与病人的“第一次亲密接触”,却能为人心带来温暖,所以,“望、触、叩、听”永远不能因为现代医学的进步而被替代。

满博士2018-2019公务员事业单位各类专家课程《面试》《申论》《行测》《职业能力倾向测验》《综合应用能力》《公共基础知识一、二》《综合知识》《职业能力测试》

含专家全程协议保过班课程

  

扫二维码加  满博士微信13505514318

满博士培训荣誉

 

最新资讯

时事政治

资料下载

经验交流

点击关闭

在线客服

服务热线:13505514318

二维码